您現在的位置:學校首頁> 校園文化> 君自故鄉來
君自故鄉來
时间:2016-12-21   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黨群工作部   点击:2862次   编辑:黨群工作部
        星月皎潔,明河在天,四無人聲,聲在樹間。

我的學校離機場很近,坐在操場上,能看見飛機歸去飛來。飄蕩在天上飛機的燈光與天上的繁星淪爲一體,一條菊黃的路燈染得遠方的天空如火燒一般,閃爍的燈光到像是迸發出的火星。
   
我靜靜的坐在操場上,遙望著遠方的紅煙,裏面有往東南西北飛去的飛機,它使我不由自主地猜測:他們乘上飛機,望著越來越渺小的故土,他們是憧憬未知的世界,還是懷念著家長父老的一言一句。他們會去哪,他們現在在想著誰?
一架飛機騰空而起,往東邊飛去,它會不會經過我的家鄉,我的母親會不會擡頭看見這架飛機,會不會想到正在看這架飛機的我?
不經意間我想起今年三月,我走在寂寥無人的小道上,看著四周的燈火漸漸暗了下去,惟留路燈還閃著微弱的燈光。
   
細微顫抖的喵聲吸引了我這個貓控,豎起耳朵向四周張望著,家門口的草坪上的小樹叢間鑽出了一個毛茸茸的頭,甩了甩頭繼而一聲又一聲呼喚著遠方,我走了過去,小貓往後退著,叫聲變得急促、焦躁,身子也跟著顫抖。忽然一聲老沈的貓叫聲響了起來,我循著叫聲看去,老貓藏在另一頭的小叢林中,只有它的影子混著婆娑的葉子被燈光拉長。
   
他們互相叫著,一聲細如絲縷,一聲穩如鍾磬。小貓的聲音似乎在不斷的催促著老貓快點帶著它遠離這刀山火海,老貓用沙啞悠長的……”來安慰著小貓,像是一位母親安慰自己的孩子沒事的乖乖,不要著急,不要害怕,我馬上就來了,千萬不要輕舉妄動、意氣行事。

尖細、低促和綿延、悠緩的雙重奏纏繞在我的耳邊。我看著母貓的一下從我的眼前穿過,奮不顧身地跑到了小貓身邊。叼起小貓藏在了樹林中。
我還在旁邊站著,黑暗中小貓的聲音開始變得顫抖,好像它見到了心心念想的母親後悲傷最後的爆發,將痛苦、孤單、無助的心緒用一聲聲喵喵的嗚咽傳達給母親,母親並沒有回複它,用沈默來表達它的忏悔和後怕。
晚上,一陣陣的風將柳絮吹起,在我的視線前蓋上一層薄紗,透過這層層薄紗,在燈光下,母親向我緩緩走來。相顧無言,獨留下朦胧的燈光,點點楊花和最微弱的貓鳴。
   
一架飛機從我的頭上飛過,轟鳴聲響起。
   
我抹了抹眼中的淚水,那一刻突然很想我的家人,故鄉渺渺,歸思難收。

我不知爲了何事淹留于此,每次與父母的對話匆匆結束,甚至連一句鬥嘴都沒有。每次室友有聲又笑地打著長途,用家鄉話聊著我聽不懂的瑣事,我只能用欣羨的眼光看著他們,樹欲靜而風不止。我向他們欺騙著要回去要回去,可是一年一年溜過卻不停止。

何時我能過來看看你?他們一遍又一遍地問我,我一次又一次地拖延。每一次回家都面對著他們計劃何時遠遊,他們沒有說過任何拒絕我的話,可是細細想來他們心裏何嘗沒有希望我能夠像孩時一樣,陪他們靜靜地呆在自己家的小屋中,夾在他們中間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小腿跷在父親的肚子上,散漫地聊著我在學校的所見所聞所感所想和我有多麽的想他們。
突然很想他們。
   
面對他們,一則以喜,一則以懼。

王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