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學校首頁> 校園文化> 忘川紅
忘川紅
时间:2016-12-21   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黨群工作部   点击:3078次   编辑:黨群工作部
       我家门前有一棵枣树,每到盛夏之际,满树红枣,我叫它“忘川紅”。

我家門前那棵棗樹,總是很挺拔。溝橫四縱,表皮粗糙。春天風吹綠葉,空中滿是仿若離人淚的花。而在成熟之際,便是滿樹的紅,滿庭院的躁。夏天的樹下總是格外的熱鬧。大人乘涼,孩童玩鬧。家長裏短,柴米油鹽。談的渴了,玩的累了,便打幾顆棗,就著歡愉,含著香甜,你來我往,直至晚歸,總能盡興。

那是我記憶裏的小時候,那時的庭院裏總是整齊的鋪著滿滿的紅色。那時的紅色旁也總是有一個的身影。那個背影總是彎著腰,因爲歲月給她千斤擔,卻是很穩,因爲她曾走過萬丈路。她總是慢慢的穿梭在各個團箕之中,一遍又一遍不辭辛勞的翻著帶著甜香的棗,讓每一粒都能盡情的感受到太陽的照撫。年少的我,總是靜靜的坐在小板凳上觀察。

老人是十裏八鄉聞名的曬棗人,那個年代,沒有網絡,手機也不普及。人們帶著棗幹走親訪友,香甜的棗幹傳遞著美好的情意,一顆一顆也皆是曬棗人的美麗心靈。穿著青布衣裳,深色褲子,系著黑色圍兜。面容慈藹,發絲盤圓,無論何時,都是溫婉。

“曬棗其實沒有秘訣,用心就好。”對每個登門求其秘訣的人,老人都只送她們這句話。而簡單一句話的深意似乎能參透的並無幾人。在曬棗的日子裏,在每個忙碌的清晨,總有一些人會在門前偷偷觀望,就好像想得到寶藏的狐狸,而在夕陽最美之時,卻只能悻悻而歸。這樣的日子過了很久,久到我也忘記是否真的有秘訣。

漸漸我長大,大到不再只是觀望。大到我也能窺探那一個個團箕裏的秘密。“好的棗要講究色,形,感,缺一皆不可。”“做任何事切忌不可浮躁,不可急功近利。”在爐火旁,在庭院裏,在帶著星光的夜晚,這樣一聲聲的教導,是記憶深處長出的蔓,一下一下,牽動著我的心。

關于老人年輕時候的故事,我聽別人講過這樣一個版本。江南水鄉的大家閨秀在那個大革命的年代變得一無所有,被迫離鄉。而出衆的樣貌與才華更是使她成爲衆矢之的。但其不屈服于權強與新貴,選擇嫁給老實的農夫甘爲農婦,日夜勞作,以求過活。那個年代的傳奇故事不過如此,而我也實在按捺不住前去求證。回以我的便是溫暖一笑,還有便是“那個時候,他給的棗很甜”。似乎就是這麽簡單,愛情,也就是你來我往中的平淡率真。

如今的棗樹已不再結棗,庭院裏也沒有了帶著滿身棗香的那個人。我家門前,現在有兩棵樹,一棵是棗樹,另一棵也是棗樹。只是外婆去世多年,可能疏于打理,都不再結棗了。

而忘川紅,无关花叶,只因看到,便会想起忘川那岸的那个人。

徐芝琳

上一篇:君自故鄉來
下一篇:暫無